-KAGIROI-

就是那山沟里断木旁的蘑菇 还长毛的那种

<真遥>论作家与上班族的兼容性 #2

2
送不送沙拉这种事对遥来说根本无关紧要,对他来说,隔壁那位邻居只要是不会来打扰他或者大声吵闹,那不管是贩卖毒品还是蓄意谋杀都跟他没有关系。
入夜,在最后确认了一次手稿之后,遥终于扔下了笔。
轻按了下手机,没有反应。
啊,原来是没电了啊,遥挑了挑眉,怪不得今天没有接到凛的催稿电话。
慢吞吞的插上电源,稍等几秒,屏幕亮起来的光相当刺眼,遥眯了眯眼睛却还是一直盯着屏幕,五个未接来电和三条信息,不算非常严重。
随意回复了让凛明天来拿手稿以后,遥扔下手机打开冰箱,准备做点什么填一填饿得隐隐作痛的肚子,虽然他本人毫无食欲。
惨了,今天忘记去买东西了。
冰箱里几乎空无一物,只有几罐啤酒和已经见底了的乌龙茶。
“叮咚——”
遥眨眨眼,大概是凛来了吧,不过来的还真快,是正好在附近有工作吗?
肯定了一下自己似乎合理的推论,遥随手关上冰箱门,从桌上拿了稿件慢慢晃悠过去开门。
“你好。”
门外照进来的光线有些刺眼,遥反射性的皱了皱眉,问道:“有什么事?”
“啊,那个,我是今天刚刚搬来的橘真琴,就住在隔壁,以后还请多多指教。”真琴笑着说,一边递上封好的沙拉,“这个,不是什么拿的出手的东西啦,不过是我自己做的,不介意的话请尝尝看。”
遥抬眼看着他,却没有接过沙拉,半晌之后才点了点头,轻声说:“谢谢,不过不用了。”
真琴感到了些许的尴尬,不过他也没有勉强,毕竟这个约定俗成的惯例有些时候也只是走个过场,该有交集的邻居还是会有,没有的也无须强求。
“是嘛,”他放下捧着碗的手,“那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请尽管来找我,我也可能会有很多麻烦你的地方,总之,请多多指教。”
说完一些场面话以后真琴见这位邻居好像也没有要接话的样子,于是微微弯了一下腰之后就转身打算回家。
“请等一下。”
“什么?”
“请问…你家有做饭吗?”
-
“诶,原来七濑君是作家啊。”
遥点了点头:“也不太担得起作家这个名头,不过也姑且是靠这个维生罢了。”
“那也非常厉害啊,说起来,七濑君今天多大了?”
遥眨了眨眼,似乎在思考对方问这个问题的用意,不过他还是给了回答:“22岁。”
“那不是和我一样吗?”真琴惊叹,“真是了不起呢,年纪轻轻就成为了作家,我还靠着家里的生活费接济,一事无成呢。”
遥觉得耳朵稍微有些发热,大约是听到了平时不太能听到的赞扬——虽说出版社的一些人也常以各种各样的辞藻来赞扬他,不过大概是因为那个时候的心态使得心生防备,谁说的话都归结于恭维。
“橘君呢?”
一听好像是没头没尾的一句话,但是不知为何真琴却懂了遥的意思,于是他毫无防备的说起了自己的情况。
“我才刚刚大学毕业,拿到了一份这边的工作所以就住过来了,就是井之山车站的Lock.Mini.…有听说过吗?七濑君还是我在这里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呢,真幸运,否则我一个人在这里感觉还挺可怕的…”
不着痕迹的看了几眼遥的反应,真琴抱歉的笑笑:“啊,不好意思,尽在说我自己的事了…说起来,今天下午去买东西的时候看到七濑君在附近的贩卖机旁边抽烟呢,那个表情好恐怖呢。”
“是吗?”遥想了想才回忆起来下午那些事,“本来预计今天下午可以完稿的,忽然写不出来了就去外面抽了几根。”
何止几根…
“七濑君要好好保重身体,多抽烟对身体不太好。”
遥放下筷子,轻念一句谢谢招待,并没有接下真琴的话:“如果可以的话,下次我请你吃饭吧,作为回礼。”
真琴笑笑:“嗯,我会期待的。”
说是这么说,但是这样的期待大多是没有「正式的」结果的,一般都会被这样或者那样的小小的帮助所替代,直接被忘记掉的情况也不少。再考虑到这位邻居好像是个不太擅长社交的人这一点,真琴也只是习惯的回答了一句,完全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评论(2)
热度(12)

© -KAGIR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