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GIROI-

就是那山沟里断木旁的蘑菇 还长毛的那种

<真遥>论作家与上班族的兼容性 #3

3
隔天,真琴是被敲门声所吵醒的。
大喊一声来了,真琴揉了揉眼睛习惯性的拿起一边的闹钟看了下时间。
6.03A.M.
有没有搞错啊…
暗自翻了个白眼,真琴还是利落的起身去开了门,冬日早晨的威力不是随便说说的,刚拧开一点,从门缝里吹进来的寒风让真琴彻底的清醒了。
门外站着的是一个有着鲜艳的红色头发和三分怒气的可怕表情的人。
-嗯...不认识呢。
“诶,遥让你去隔壁吃早饭,他说他欠你一顿来着。”
-啊...真抱歉,早起会低血压的我好像不太能配合你的情绪...
“不用了,昨天晚上的事也只是举手之劳罢了,而且我才刚起床…”
“别这么别别扭扭的了,快过去吧,在外面半天都快冷死了…”
见真琴还想婉拒,凛抢在他抢在他大声说道:“而且那家伙做了两人份的早餐,都已经做好了…啊,好冷,我先走了,你准备好了一定要过去。”
说完,他转身小跑去了电梯方向,真琴关上门搓了搓手,站定半刻才迈步去了内室。

-
烤青花鱼,味噌汤,米饭,温暖的早餐在寒冷的冬日早晨总是特别有吸引力。
“刚才那位是…?”
“他没有说吗?”遥把盛好的米饭递给真琴,“那是我的编辑,今天早晨来收稿的,虽然看上去有些不靠谱,但是人其实非常不错。”
好像是因为交了稿所以心情非常不错,真琴观察了半天,表示现在的七濑君是在微笑。
真琴没有再继续那个话题,他看了看桌上的早餐:“这些都是七濑君做的吗?”
“是的。”
“诶——”真琴惊叹,“说实话我已经很久没吃过这样的饭菜了,不说早上根本没时间做…而且我也是料理苦手啊。”
“我比较不愿意出去,所以偶尔会去定期采购一次,不过有时候会像昨天那样忘记掉,所以编辑来收稿的时候会顺便帮我带一些食材。”
“他不一起吃吗?”
“好像是印刷厂方面出了问题,他必须马上过去一趟。”
两人断断续续的聊着,在晨光中结束了这顿早餐。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两人虽然还说不上非常熟悉,但是至少也算是朋友了。

-
一个月后。
真琴眨了眨眼,忍不住的往后挪了挪。
一墙之隔的603房间,里面有两个人正在激烈的争吵。
说实话他并不是这么八卦的人,而且手上抱着的箱子和室外寒冷的空气也提醒着他这并不是个偷听的好时机。
“…不要再胡说八道了!”
“我没有在开玩笑!反正你也没有在交往的人吧!”
其中一方静默了一会,低声说了句什么就往门口走,却被另一方拉住,两人在门口再次争执起来。
“真是拜托了!我只是把你当作好朋友而已,喜欢我什么的…那种蠢话不要再说了。”
真琴眨眨眼,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呢。
门锁打开的声音从那边传来,真琴连忙往后跑了几步装作刚刚到达的样子。
门里冲出来的人是那位编辑先生,看到他稍微有一丝诧异和尴尬,不过他马上就低下了头匆匆走了,连招呼都没有打。
继续往前走几步,603的门还开着,真琴稍微瞥了几眼,七濑君趴在地上写着些什么,周围是散乱一地的物品。
像这种事情还是最好不要去搭理比较好,虽然是这么想的,乐于助人的橘先生还是说道:
“七濑君,开着门会着凉的。”
他在说什么呢。
遥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邻居,低声说了句「抱歉给你添麻烦了」,急急起身关上了门。
晚间的小插曲好像就这么结束了,真琴也不知道自己的心情是开心还是略感无趣。

-晚上11点
完成了今天遗留下来的工作,真琴松了一口气,正打算把手边的啤酒一饮而尽,门铃突然响了起来。
一边念叨着这么晚了会是谁呢,几秒之内思绪从各种朋友延续到了神灵鬼怪,真琴苦笑了一下把脑内的东西通通清空才打开了门。
“七濑君?”
“不好意思,本来想发邮件问你我可不可以过来的…但是找了一下发现根本没有存…” 
站在门外的邻居只穿着一件毛衣,手上握着的手机屏幕还亮着,低着头,浑身散发出的低气压实在是让人无法也不敢拒绝他未说完的恳求。
所以乐于助人的橘先生温柔的笑了:
“总之先进来吧,外面很冷的。”

评论(1)
热度(13)

© -KAGIR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