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GIROI-

就是那山沟里断木旁的蘑菇 还长毛的那种

<真遥>论作家与上班族的兼容性 #4

4
想要避开与人过深的交流生活下去的方法有很多。

比如,在前文第二章的描写中,遥只要选择关上门,等邻居也回家关上门以后,去便利店买一个饭团就没问题了。

再比如,在上一章的结尾,遥也只需要选择另外一种更为委婉而不尖锐的表达方式,凛也不会有这么大火气,以至于被真琴看出端倪,然后引发出以后很多很多的故事。

作为一个作家,最需要的是什么呢?

-可能是经验吧。

没有各种经验去体会各样人的不同反应,文字间的角色又怎么会让人感到共鸣呢?

-
遥握着热茶,低着头一言不发。

“发生什么事了吗,七濑君?”

遥抬头看向他,低声说:“抱歉,我只是想找个人…”

“啊,没事,我知道的,这种时候还是找个人说说比较好…对吧?”

遥沉默了一会:“如果觉得困扰的话…”

“不不不,完全没有,能成为被依靠的人我也很开心…诶,不是开心…总之…”

“果然…橘君刚刚听到了吧?”

真琴语塞,一时想不出该说什么。

遥敛眸低头,直直看着手上的茶:“凛…嗯…就是那位编辑,我和他从小学就认识了,说实话,现在也不太想的起来是什么时候喜欢他的了…”

真琴认真的听着遥断断续续讲着刚刚发生的事的前因后果,讲到最后,遥好像放松了一些,喝了一口茶,问道:“橘君觉得,我现在应该怎么做比较好呢?至少,我还想跟他成为朋友。”

本来以为邻居只是想找一个人陪陪顺便吐吐苦水,没想到还来寻求建议了。

莫名其妙的就被扯进一件麻烦事,真琴有种被冒犯的感觉,然而做出邀请的人正是他自己,后果也且自己尝吧。

“嗯…总之先让那位…不,你们两位都各自冷静一下,情绪上头的时候也谈不清楚事情吧?”

遥低着头,似乎考虑了好一会才慢慢点点头。

“然后呢…?”

“诶?”

面对真琴惊异的眼神,遥喉结上下动了动,垂下眼,顿了顿说:“抱歉,是我逾越了。”

当别人表露出他最脆弱的一面的时候,不管如何,真琴心中都是有些动摇了的,于是他努力的思考了一会,然而他虽然在朋友圈内不会得罪人,也算是比较受欢迎,但这基本上源于他温柔的性格,说起这种让人进退两难的问题,真琴也不知道如何解决。

茶水开始泛凉,一直没有动过的下半身也有点麻痹的感觉,遥说完那句话后沉默了下来。

“七…七濑君,茶都凉了,我再去倒一杯吧。”

遥点点头,真琴起身去加热水。 

热水匀速落在茶杯里,终于再次给杯身带来了一点温度,真琴握着茶杯,心中犹豫不决。

关于是否要让七濑君回家这件事,毕竟现在也很晚了,明天也并不是周末,温柔的橘先生认真考虑了三四次,最终还是说道:“我说…七濑君,现在也很晚了,也差不多…” 

客厅里的人没有回答。

“七濑君?”

真琴转身朝客厅看去,只见遥趴在桌上。

该不会是睡着了吧?喂喂,放过他吧…

真琴一边吐槽着自己一开始为什么要站在门口听八卦,一边起身轻轻的摇了摇对方的肩膀。

“七濑君?”

遥没反应,他趴在桌上看起来睡得非常熟,在微亮的灯光下他的脸更显憔悴,真琴默默的收回了手,叹了口气还是无奈的笑了起来。

也许让邻居欠他一份情也是不错的选择。



-

空了行就感觉写了很多了呢(莫名其妙
考试和签证求RP求保佑

评论
热度(7)

© -KAGIRO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