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GIROI-

就是那山沟里断木旁的蘑菇 还长毛的那种

【源藏】Direction

灵感来源wb@米朵吃芒果 的

年龄操作
成年源X幼藏
各种设定不展开
OOC
幼藏即是正义
怎么写都写不出幼藏的万分之一的可爱


交作业
D for Direction
Direction for me to home

 

 

-
午夜,半藏感到口渴,迷糊的走到客厅,却灵敏的捕捉到了空气中那丝并不好闻的焦糊味道。
那是他所熟悉的味道。
刚抚上灯开关的手慢慢放下,他在原地站定一会等待眼睛适应黑暗,然后回卧室拿了块小薄毯给躺在沙发上的源氏盖上。
“你不必这么做的。”
那个冰冷的电子音响起,不带任何情绪浮动,也没有本应该有的战后疲惫。
半藏没有理会他的话,只是执意摊开弄平那块毯子,让它尽可能遮盖住源氏。
“不盖被子睡话,你会感冒的。”
源氏也不再纠结这个问题,两秒之后他转而问道:“为什么不开灯?”
于是半藏转手打开了灯。
源氏这才坐了起来,那块毯子顺着他光滑的覆甲滑到了地上,他摘下面甲放在一边,左手捞起毯子,然后披在半藏身上。
半藏抬起头看着他,有些湿润的上目线让源氏勾起了嘴角,没有多想就把那个小小的身体抱坐在了腿上。
“这次的任务比我们预想的要麻烦许多,没想到黑爪已经渗透到那种地步了…”
源氏断断续续的讲着这次任务的经过,时而说到黑爪的卧底,下一句又说道温斯顿的发明也并不是毫无用处,然而接着又说起千钧一发的时刻,莫里森及时赶到打开了生物力场。
半藏嗯嗯的答应着,说实话他有些困倦,一手紧紧攥着毯子,一手搭在源氏的身上。
“…那个时候詹米的炸弹恰好滚了过来,被对方踩到了,砰——现在想想真是惊险。”
“你受伤了吗?”
源氏低下头,正好对上半藏略带担忧而微微泛红的眼神,他不由自主的笑了起来,微微低头与半藏的额头相碰:“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了吗?”
半藏放开了一直紧抓的毯子,双手抱住了源氏的脖子,温热的脸颊接触到的是弹性材质,再往后一点点就是冰冷的金属。
“怎么了?”
“…源氏受伤的时候会有感觉吗?是怎样的感觉呢?”
也许是因为把脸埋在源氏脖子里的缘故,孩子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源氏一手搂着半藏的身体,一手缓缓的从半藏浓密的长发中穿过:“不会疼,但能感觉到身体的反应能力和协调能力下降,感谢齐格勒博士,与以前相比,这具身体在受伤不重的情况下也能及时做好调整做出更大限度的攻击。”
半藏抬起头来与他对视,有些冰凉的指尖触到了源氏眼睛旁的伤痕。
一条一条,有些长有些很短,密布在皮肤上。半藏执拗的抚过每一条伤痕,然后问道:
“那这些,疼吗?”
小孩子柔软又稚嫩的声音惊醒了源氏,他把头埋到半藏的脖子旁,声音带着笑意:“有半藏摸摸就不疼啦。”
“不是在开玩笑啊!”半藏语气严肃,扭开头不让源氏得逞。
源氏微微用力把半藏的脑袋摆正,一个吻就落了下来,舌还很不满足的撬开了对方的唇瓣强势侵占了整个口腔,挑逗着半藏的唇舌——虽然对方可能根本不知情欲为何物,但是双手所触碰的、目之所及的、呼吸到的空气都是对方私密之物。再也没有人能对他这样:这种占有欲与强大的确信感还是让源氏不由自主的加深了力道。半藏柔软温暖的躯体简直如同毒品,源氏贪婪的汲取着对方的气味以及其他一切,半晌他才离开,只留唇压在半藏的唇上,嘴唇开合摩擦着对方的唇瓣:“我是认真的,有了半藏我就不疼了,什么都不怕了。”
半藏的脸颊忽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眼神飘忽,然后干脆把整个人埋到了源氏的胸口里,也不管源氏身上那些他原本讨厌的硝烟味道了,然后他说:
“那下次…要早点回来啊…”


-FIN

 


评论(3)
热度(59)

© -KAGIROI- | Powered by LOFTER